程不时的三个“中国梦”

发布日期:2013年02月17日 20:16   文章来源:中国商飞公司新闻中心
【字体大小:

 

    1月21日,下午2时,上海胶州路新闸路口一家咖啡馆,一位头发雪白、面容慈和的老人安详地坐在角落里。冬日的阳光打在他身上,温暖静静地流淌。
    这是《中国大飞机》报记者对程不时的第一印象。时间磨砺了棱角,岁月成就了雄心。如果不是事先在网上看过照片,记者很难把“运十”副总设计师,“歼教-1”、“初教6”、“强-5”总体设计负责人和眼前这位慈祥、和善的老人联系在一起。
    沐着冬日的暖阳,就着咖啡的余香,程不时把设计新中国第一代飞机的艰难与喜悦,把研发中国第一架大型喷气客机的艰辛与自豪,把对中国第一个大飞机项目的期待与寄望,把投身航空事业整整六十二年怀揣的三个“中国梦”,娓娓道来。
 
    第一个“中国梦”
    设计新中国第一代飞机

    新中国开国大典之夜,一条长长的游行队伍点亮了各种灯笼,一道蜿蜒的火龙缓缓游过天安门城楼。程不时所在的清华大学航空工程系别出心裁地制作了一架很大的“飞机灯”,在灯海中大放异彩,受到了天安门城楼上国家领导人的鼓掌喝彩。
    站在程不时83岁的人生高度上往回看,当年的飞机灯,如今早已化作一架架各种型号的飞机,翱翔在祖国乃至世界的天空上。

    中国飞机让老美竖起大拇指

    2001年7月,在号称“全球第一繁忙机场”的美国奥什科什机场,正在举行一场云集了上万架飞机、75万观众的“飞行大会”。在低沉的发动机轰鸣声中,数十架飞机组成的庞大编队排成整齐的队形缓缓飞过机场上空。机场广播介绍:“正在通过会场的是中国的‘初教6’组成的编队。我们荣幸地告诉大家,飞机的设计师就在领队飞机上。”
    广播所说的设计师正是程不时。时年72岁的他第一次坐上了27岁时亲自设计的飞机,翱翔在美国的天空上。历史的巧合,收获的是全世界关注的目光,记录的是中国航空工业45年来的辉煌。
    “‘初教6’在美国很受欢迎,当时已卖出大约200架,成为在美国销售最多的中国飞机。买主们组织了一个航空协会,我当时参加‘飞行大会’就是应协会邀请。”谈起中国自行设计的“初教6”在美国大受欢迎的经历,程不时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笑意。
    除了“初教6”,1956年至1958年三年间,程不时还参与并完成了“歼教-1”、“强-5”等3种机型的总体设计。

    设计中国第一架喷气式飞机

    “歼教-1”是我国自行设计和制造的第一种喷气式飞机,也是新中国自行设计和制造的第一种飞机,在新中国航空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1956年,当时的航空工业局决定成立“第一飞机设计室”,徐舜寿、黄志千带着顾诵芬、程不时担起了设计新中国第一架飞机的重任。徐舜寿当时的主导思想是:要把需要和可能结合起来。他提出,第一种机型应是一种喷气式歼击教练机。经过几次讨论,徐舜寿的意见得到了认可。
    新中国第一次设计飞机就是喷气式,这从起点上赶上了世界航空技术发展的脚步。作为总体设计组组长,年仅26岁的程不时肩负的压力可想而知。带着对民机设计的执著激情,带着对设计中国第一架喷气飞机的坚定信心,程不时一头扎进了飞机总体设计工作中:收集世界同类型飞机的资料,分析国内外飞机驾驶员训练体制,请教国内飞机设计领域的前辈专家,绘制大量总体设计的草图,解决与各部门的大量协调问题,进行大量的技术计算与试验……
    “歼教-1”的总体设计工作,让程不时始终魂牵梦萦,在一本自传中他这样写道:“50多年来,虽然我经历不少辉煌的场面,度过许多关键的时刻,但是设计‘歼教-1’时紧张的夜班工作场景,明亮的灯光、穿梭的人群、充满激情的讨论,伴着腾腾升起的热气,始终留存在我的记忆里,那样清晰,那样生动,仿佛昨日。”
    1958年7月,“歼教-1”成功试飞。

    第二个“中国梦”
    放飞中国第一架大型喷气客机

    1970年8月,中央下达文件,启动“708工程”,研制大型客机“运10”。程不时作为“运10”副总设计师参与其中。
    如果说“歼教-1”、“初教6”等是程不时最早的、酣畅的“中国梦”,那“运10”这第二个“中国梦”就显得曲折、艰辛,甚至带着几分沉重。

    木箱上编程 食堂里绘图

    “运10”研制地定在上海。按照研制工作安排,程不时从沈阳、妻子贺亚兮从北京分别调来,年幼的儿女也先后来沪,一家四口第一次团圆了。
    程家在一间11平方米的宿舍里落脚,放不下桌子,就找来个木箱。许多个深夜,程不时就伏在木箱上埋头编写“运10”的计算机程序。
    “工程刚开始时,条件十分艰苦。设计场所不够,大家就在工厂食堂里绘图,甚至在装运飞机的空包装箱里工作。夏天酷暑难当、蚊虫成群,大家就用报纸包裹住肘部、腿部,满头大汗地继续绘图作业。”程不时回忆道。
    在“运10”的研制过程中,程不时和大家一起运用计算机开发出138个应用程序,使“运10”首次在我国飞机型号设计中大面积使用计算机辅助设计。程不时开发的程序先后被用于“运10”研制工作的多个环节,编写的《计算机辅助飞机设计》受到广泛认可,主持的“水系统调整重心的试飞方法”获得了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

    从东海之滨到雪域之巅

    计算机辅助设计的大量运用,仅仅是“运10”设计创新的一个方面。事实上,“运10”飞机上出现了许多国产飞机从未有过的系统和设备,“运10”工程中采用新设计方法、新规范、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新成品附件的幅度也是非常罕见的。
    纵观我国飞机设计历程,“运10”是首次从十吨级向百吨级冲刺,也是首次按欧美适航标准进行设计的飞机。如果设计研发人员没有创新开拓精神,将很难实现这样大跨度的跳跃。
    “‘运10’工程云集了来自全国各地、40个不同单位的300位技术人员,体现了一种‘智慧上的杂交优势’。整个研制过程坚持技术民主,做到了‘博采众长,为我所用’的集成创新。”程不时微笑着说,“在本身研发经验缺乏、技术基础薄弱的情况下,通过综合国内外所有相关的、最适用的技术方案,在参数确定上使用最新引进的计算机优化的‘瞎子爬山’法进行反复探索,从几千种方案里里优化出最好的方案来。”
    1980年9月,“运10”在上海大场机场成功首飞。“上千人目睹了当时首飞的盛况,我直到今天也无法平静地叙述当时的感受。我只能说,能亲自将依靠本国力量创造出的有史以来我国最大的飞机送上天空,那真是一种难忘的体验。”回忆“运10”首飞,程不时百感交集。
    数据记录,“运10”起飞重量110吨,最大速度超过0.8马赫,实用升限12000米,最大航程超过8000千米。在更高、更快、更远的飞行性能上,“运10”实现了我国20世纪内研制过的民用飞机从未有过的超越。
    截至下马,“运10”工程共制造样机“两架半”,第一架用于静力试验,第二架用于试验试飞,第三架完成60%组装。共飞行130多个起落、170多个飞行小时,东起上海,北到北京及哈尔滨,南至广州和昆明,西至拉萨与乌鲁木齐。

    第三个“中国梦”
    坐上中国人自己的大客机

    现在,耄耋之年的程不时又有了新的“中国梦”——早日在航线班机上坐上中国人自己的大客机。
    “我们国家的飞机研制设计曾经走过三个大的台阶,1909年的冯如研制出中国历史上第一架飞机,1958年新中国研制我国自行设计的第一架喷气式飞机‘歼教1’,1980年我国第一次研制的喷气大型客机‘运10’,分别代表了我国飞机研制的三个高峰。现在,C919大型客机又将成为第四个台阶。”谈到中国商飞公司C919大型客机项目,程不时充满关切、满怀期待。事实上,程不时正是中国商飞公司专家咨询组的专家。
    在程不时看来,C919大型客机项目是战略性任务,应“首先具有,然后改善”。他认为:“研制飞机不是弹钢琴,钢琴每一个键都有声音,音阶是连续的,但是飞机并不是在每一个吨位上都有用处。研制飞机在吨位发展上可以有‘空键’,技术发展上可以有渐变和飞跃两种形态。在技术与经济协调的基础上,可以实现民机研制在技术、材料、结构等方面合理的跨越。”
    同时,程不时强调,民机研制应该以产品为导向,注重适航工程,以确保研制成功、商业成功。
    在项目管理方面,结合62年的飞机设计研发经验,程不时也形成了自己的见解。“工程进度应该是研发工作的第一要素,通过目标分解来对工程进度进行定时定量的压缩,排除万难把飞机先搞出来,再慢慢提升、细细优化。”
    62年来,老人家对于中国航空事业始终保持着高度的热情和关注。
    面对面访问程不时的两个多小时里,我们看到波澜壮阔的中国飞机研制历史缓缓走来。透过老人深邃的眼神,我们看到了中国民机事业更加辉煌更加壮阔的未来。

<<< 链接

    程不时的许多个“第一”
    程不时,1930年生于湖南醴陵,195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航空工程系。
    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原航空航天部有突出贡献专家。曾任上海飞机研究所副总设计师。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西北工业大学兼职教授,现为上海航空学会专家组成员、中国商飞公司专家咨询组成员。
    在62年的飞机设计生涯中,程不时成就了许多个“第一”:
    从事了新中国第一批飞机工厂及航空发动机工厂的建厂设计。后在新中国开创飞机设计事业时,负责了一系列不同类型飞机的总体设计,其中有新中国第一架自行设计的喷气飞机的总体设计。
    担任我国设计的第一架大型喷气式客机“运10”的副总设计师。
    负责起草中国第一部适航标准,负责我国第一架获适航审定的飞机“运12”的适航技术审定、负责飞机设计大型软件工程、主编飞机设计手册。
    学术上在中国领先进行了“系统工程”、“设计参数优化”、“突变论”等研究,所提倡的“参数优化方法”使飞机设计从经验设计转向参数设计。
    曾获全国科学大会奖,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二等奖,原航空航天部科技进步一等奖,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等。著有《工程设计中的系统工程》、《发明与革新》、《计算机辅助飞机设计》等。

 

 

中国第一架自行研制的喷气式飞机歼教-1(1958年)右三为程不时,左三为徐舜寿。

 

 

美国驾驶员为初教6竖起大拇指。

 

 

与中国第一架大型喷气客机“运10”飞机首席试飞员王金大飞行在长江三峡上空。

 

 

2004年,与“运10”重逢在上海大场机场。

 

 

在“运10”的驾驶舱里体验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