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要闻

《大飞机报》重点推荐:飞机制造质量不是好与坏的问题,是生与死的问题

时间:2019年11月07日   来源:大飞机报
视力保护色:
【字号

 

  “飞机制造质量不是好与坏的问题,是生与死的问题。”这是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魏应彪在谈及质量安全时所说的第一句话。这也是上飞公司“质量十条铁律”的第一条,为7000多名上飞公司员工所熟知、铭记。

  大飞机制造如何落实“四个引领”,确保质量安全,让每一位客户满意?带着这些问题,《大飞机报》记者独家专访了上飞公司这位“掌舵人”。

 

  质量提升带来生产效率、交付速率稳中向好

  记者:ARJ21一个月交付四五架,浦东基地生产线打通,C919首批交付客户零组件开工,最近一段时间,上飞公司可谓捷报连连。那么当前上飞公司的质量安全整体形势如何?

  魏应彪:目前,C919项目进入适航取证关键阶段,ARJ21飞机处于批产提速时期,质量安全面临更大的挑战和全新的压力:一是融合不同型号、不同阶段的质量管理要求,形成协调、统一的质量管理模式,让有限资源发挥更大效应。二是正确处理质量和进度的关系,坚持“没有质量的进度就是浪费”的原则,以生产现场为出发点,实现生产、质量、供应链、工艺的协调发展。三是控制好浦东生产线的产品质量,让人员、设备、工艺等满足质量体系要求。四是加强人员队伍建设,解决高水平技能工人、高端制造领域专业精英等人才储备与产能提升的矛盾,解决能力不足、经验不够的困境。

  从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来看,公司的发展和质量安全形势稳中向好。在交付方面,ARJ21飞机在9月份一个月内实现交付飞机4架,不仅是上飞公司历史上的第一次,也是中国民机产业的突破。单机制造偏离呈批次性下降,航线部分架次实现问题零反馈。

 

  记者:在质量安全方面,上飞公司的基层党组织是一种怎样的角色,发挥哪些作用?

  魏应彪:基层党组织已经嵌入型号现场管理,在工作载体、活动方式等各方面推进党的建设与中心任务相融并进、同向发力,发挥出战斗堡垒的作用。

  如,维修交付中心党总支部成立ARJ21飞机交付工作创新优化组,组织党员骨干以系统工程思维重新检视飞机交付过程中的准备、监造、交付、跟踪4个关键阶段,对标行业最佳实践,逐条梳理程序文件、标准作业指导书、团队管理文件等,确定各阶段目标任务、责任主体、依据标准和工作措施等输入输出要求,将程序流程化、流程表单化。把高质量交付作为支部工作目标,汇总飞机交付全要素编制计划,紧盯主要风险和工作长线逐项落实,应对遗留问题、避免新生问题、关注疑难问题,强化工位移交和总检工作质量。党员先锋奋战外场交付一线,航前航后机务保障,克服条件困难连轴满足飞行需求;交付工程全面对接,定清单、查项目、勤联络,把问题解决在交付前。交付成都航空周期从第一架机的43天缩短至6天。

  ARJ21事业部党总支部瞄准飞机总装“常见病”“多发病”,成立18名党员骨干组成的EWIS专项尖兵小组专项攻坚。在分析近两年质量数据基础上,小组从作业、保护、检验多角度探索攻关EWIS安装技术路径,以实训平台为载体开展专项培训提高实操技能,以“线缆连接与端接无差错”劳动竞赛为专题提升完成质量,分解操作工艺,逐项落实质检要求,推动生产班组定期逐架次落实标准操作,同时以“红队例行检查”“专项每日巡检”模式开展质量监督。操作班组党员拼在生产一线,带头把接线导通质量合格率、任务完成量作为工作价值体现;工艺科室党员拼在技术优化一线,优化线束敷设装配顺序、记录固化敷设路径,以技术提升产品质量及生产效率。ARJ21飞机122架机至129架机线束产品质量明显上升。

 

 

  集中优势资源攻克型号质量“常见病”

  记者:ARJ21批产现场质量管理最重要的环节有哪些?目前还有哪些典型的质量问题,怎么解决?

  魏应彪:飞机生产制造是一个高度复杂、高度集成、高度系统化的工作,在“主制造商-供应商”管理模式下,要保证零件根据计划节拍配套生产现场,第一要加强供应商产品质量管控。上飞公司成立供应商代表处派驻国内主要机体供应商,全过程监控供应商产品实现过程,向供应商延伸主制造商质量管理理念和标准,将问题发现在源头、解决在源头,确保高质量零件输入飞机装配现场。

  第二是装配现场产品质量管控环节。如最普遍的零件制孔,当前ARJ21飞机装配过程约30%左右的制孔工作需要依靠人工划线,为提高产品质量,我们一是推动工艺流程优化,积极协调供应商将部分工作前移;二是完善自身工艺方法,开发适合装配特点的辅助制孔工具;三是加强人员实操培训,提升员工技能水平。又比如电气线路互联系统(EWIS)工作。我们研发了增强现实(AR)辅助装配,利用AR技术实现EWIS 线缆连接器端接插头的快速定位与追踪、导线号自动识别,有效提升效能。

  整体来说前期影响飞机产品质量的如多余物(FOD)、产品保护等问题已经得到了有效遏制,后期我们将重点对包括如活动面、舱门等产品装配问题进行攻关。针对复杂技术问题,我们内部成立了“好制造”攻关团队,集合优势资源向顽疾问题开刀。

 

  记者:一个多月前,浦东生产线首架ARJ21飞机总装下线。在打通浦东生产线的过程中,如何管控好质量?适应新的生产线,有哪些新的质量措施?

  魏应彪:一是前期充分论证。对浦东生产线所需的设备、人员、工艺文件进行了大量的研究论证,对配套的质量管理体系文件进行了推演,经过局方评审认证,确保要求输入明确、设备人员到位、应对措施有效,为生产投入打下了坚实基础。

  二是不怕暴露问题。加强内部质量监督审查,排定审核计划,人员全部定点至现场工位,针对问题加强现场的产品审核;同时借助局方专家现场审核,为我们进行质量改进提供有效的外部推力。

  三是合理分配资源。从大场ARJ21生产线、C919生产线抽派人员支持浦东生产线工作,通过结队带教提升新员工能力,保证人力资源合理分配和有效利用。

  四是优化检验方案。为提升检验工作效率和效果最优地发挥专业检验资源的把关、预防、报告和改进作用,实行自检、互检、专检和总检的“四检”制度,保证重点突出、有的放矢,有效防止不合格品流到客户或下阶段工作中。

  在时间紧迫、经验不足、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浦东生产线基本满足了生产进度和质量需要。目前,已有一架飞机总装下线,也将面对交付客户的挑战,这是对浦东生产线的一次大考。

 

  记者:在C919研制批和交付批生产过程中,借鉴了ARJ21飞机哪些质量管理经验?有哪些创新的质量管理举措?

  魏应彪:C919的研制生产充分借鉴了ARJ21飞机包括工艺策划、适航审查、试验试飞各方面管理经验,质量体系文件基本继承了ARJ21项目体系文件的骨架和流程,在研制阶段就已开始布局批生产,比如设置授权检验工序,数据结构化工艺文件等工作都已逐步开展。

  在管理创新方面,C919项目在研制初期便引入了IPT团队管理模式,设计、工艺、质量、采购、生产等各条线打破部门壁垒,通过强化协同减少现场质量问题的发生。由于C919项目大量采用复合材料,在复材生产上也引入了试生产鉴定、试生产制造(PPV/PPM)等工作要求,这些都是ARJ21研制过程中没有过的。

 

 

  卓越的质量需要一代代大飞机人接续努力

  记者:2019年是中国商飞公司的党建年、质量年、安全年。站在上飞公司的角度,如何理解“党建引领安全发展高质量发展”这一主题?

  魏应彪:党建引领安全发展高质量发展是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举措,是推进新时代大飞机事业发展的内在要求,也是应对各类风险挑战的现实需要。作为中国商飞总装制造中心,上飞公司要抓好产品实现,造出高品质的商用飞机,发展出一流的产品实现能力、一流的产品质量、一流的品牌效应。

  中国商飞公司党委作出这一重要部署,就是要努力实现党组织政治优势与现代企业治理优势的融合,充分发挥好党的政治优势、组织优势和群众工作优势,不断以党建创新推进科技创新和制度创新,通过党的建设来引领国产商用飞机实现安全发展高质量发展。

 

  记者:中国商飞公司第一次党代会提出了建党百年“三个一”的目标,上飞公司是“主力军”之一。为了实现目标,上飞公司在质量安全方面采取了哪些措施,取得了哪些成效?

  魏应彪:上飞公司在2018年编制下发《上飞公司2018年质量振兴战略》《ARJ21-700飞机质量提升方案》,形成重点工作20余项,从提升结构件产品质量、功能试验质量等8个方面形成38条改进措施。在2019年编发《上飞公司党委贯彻党建引领安全发展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方案》,细化分解22项行动项。

  在具体措施方面,一是以思想意识为出发点,先后发布“质量十条铁律”和“质量十条铁抓手”,亮明质量底线和质量行为准则,严格质量奖惩和质量问责,对主动举手、主动改进的行为重点奖励。同时落实领导干部“党政同责、一岗双责”要求,营造有功必赏、有过必罚的质量氛围,有效激发了主动参与质量管理、质量改进的积极性。

  二是以中国商飞“5+15”领导关注质量问题为抓手,集聚力量解决影响公司产品质量的管理、技术问题。强调以技术创新引领质量提升,通过科技攻关、群策群力等活动把员工的“金点子”变成促进质量改进的“金钥匙”。比如,随着先进装配技术、先进测量技术、智能制造等技术创新工作推进,现场工作效率、产品质量有了明显提升。

  三是加强人员资质权限及培训体系的管理。尤其针对现场操作人员,按照定人定岗的基本要求,实行分范围、分等级授权,并增加了人员上岗前的评估鉴定要求,通过员工权限动态管理,有效保证现场工作质量。

 

  记者:质量管理“人机料法环”五大因素中,人是第一位的因素。如何通过党建引领,提升全员质量素养?上飞公司今年引进了400多名新员工,怎样确保新员工的工作质量?

  魏应彪:一是抓培训,从“扣好第一粒扣子”的角度,将培训课程与具体岗位应掌握的流程、标准、程序、规范等紧密结合,制定具有针对性的培训课程和教材,通过培训考核后才能上岗作业,做到“不经培训不上岗、不经培训不任职、不经培训不晋级”。二是严管理,完善从领导干部到部门、班组、员工的质量工作责任体系,分解细化部门质量安全指标,在对问题分析、标准完善、行为监督的基础上把措施、要求固化到制度、程序,形成质量工作齐抓共管局面。三是强作风,通过奖惩考核机制、质量警示教育等,形成总装制造中心干部职工职业素养,不让任何质量问题传递、影响到飞机质量,对质量问题“零容忍”。

  针对新员工的能力问题,主要从岗位培训角度出发。我们把培训工作当作基础工作、重点工作去抓,不断完善体系建设,形成了“基础能力培训+上岗能力培训”模式,分专业、方向进行培养。以ARJ21事业部为例,在基础能力培训阶段,现场装配工人分成系统、结构、机械、特设、隔音棉等几个方向,并针对专业特征定制课程内容。进入工位后再进行包括工艺文件、操作规程等上岗能力培训。最后经过质量部门评估确认,才能获得相应操作权限,独立上机作业。

 

  记者:谈到“质量”,很多时候其实是谈的“质量问题”,而不是“高质量”。面对竞争日趋激烈的国际市场,中国航空制造业如何迈过质量“及格线”,走向质量“优秀线”?

  魏应彪:与国际先进航空制造企业相比,我们确实还处于学习和追赶的阶段,也正从保证质量符合性往追求卓越质量进行转型,这可能需要一代甚至几代人的努力。

  一是坚持“安全第一、质量第一”目标不动摇。我们要坚守质量安全底线,把“讲质量安全就是讲政治讲生存,不讲质量安全、不抓质量安全就是不讲政治不讲生存”理念融入工作实践,领导干部、党员先锋带头,通过行动引领高质量发展。

  二是通过技术创新引领高质量发展。我们已组建ARJ21新支线飞机和C919大型客机装配线能力持续提升IPT,系统梳理、诊断影响飞机装配质量、速率提升的各方面技术问题,组织开展攻关和装配线升级改造,满足批产增速率、提质量、降成本的迫切需求。

  三是建设适合商用飞机发展的质量管理体系。要以适航规章为标准,结合国际通用的质量管理工具和方法,重点夯实从研制到批产过程中的管理要求,把问题暴露在策划阶段,解决在前期,强化质量保证能力。

打印页面

相关报道:

服务导航

关注我们:

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42517号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世博大道1919号 邮编:200126 电话:86-021-20888888 传真:86-021-68882919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2390号